93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武道凌天 > 正文 第1360章 拳打脚踢
    真武碑出现,空间开始震颤,要知道真武碑是本源秘宝,本体还是一个大世界被天火焚烧后的精华,浑厚无比。

    妖卿的脸色变了,压着秦初、拦击秦初的她,发现自己不能硬扛真武碑,硬扛秦初这一下,不死也会被重创。

    妖卿退了,出于本能,她选择了退避危险。

    妖卿没有硬扛,秦初砸出去的,真武碑呼啸而过,直接轰在了罡风大阵的边缘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爆响声传出,罡风大阵破了,在真武碑的猛力撞击下,罡风大阵崩塌了,原本狂暴的罡风大阵,变成了溅射的能量朝着四面冲击。

    八系领域回缩护体的同时,秦初收回了战斗分身、火焰能量身,收回分身后,秦初左手一个虚抓,将真武碑抓回来,一个镇压,将冲击自己的罡风能量镇住,然后就朝着罡风大阵外边冲。

    罡风大阵的崩塌,狂暴溅射的能量,将妖卿和流云宗的四位帝境巅峰修炼者全部震退了,没有受到波及到的就是被葬天棺送出罡风大阵的君绾。

    葬天棺内,君绾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些,她已经放弃了对葬天棺的冲击,因为她知道秦初这是保护她,不会放她出去的。

    看着崩灭的罡风大阵,君绾眼内没有了泪花,满是冷意和杀意,紧握的双手已经流血,指甲已经陷入了手心内,她的心冷了,因为秦初还处于崩灭的罡风大阵中,生存的希望很渺茫。

    当看到秦初从狂暴的罡风能量中冲出来,君绾满是冷意和杀意的眼神,再次活动起来,有了期盼和希翼,秦初还活着!

    收回了真武碑的秦初,八系领域护体,施展了火羽身法追上了葬天棺,一个虚抓,将葬天棺抓到了手中,就急速的朝着裂风峡外边冲,他元气能量、身躯能量、灵魂能量都有着巨大的消耗,已经战斗不起,再被纠缠,那就容易陨落。

    妖卿等流云宗的帝境巅峰长老,是想追击秦初,但做不到了。罡风大阵崩灭,秦初有八系领域护体,还有真武碑的镇压,受到的冲击有限,但他们不一样,他们受到了罡风的冲击,全部被震伤,气血不稳、元气不稳,根本追不上秦初。

    冲出了裂风峡后,秦初将葬天棺内的君绾放了出来,“带着我赶路,找一个安稳的地方,我先疗伤!”

    说完话的秦初收回了葬天棺,然后进入了银星戒,银星戒在君绾身前飘着。

    抓着银星戒,君绾的身躯划出一条弧线,消失在裂风峡,她知道必须快速离开,对方这一次的伏击是下了大功夫的,罡风大阵虽然破了,但人家追上来,她和秦初也扛不住,秦初已经负伤,且有了大消耗,她可以迎战对方的一位,可对方即便是被秦初废掉一人,还有五人呢!

    不过君绾有信心跑掉,因为对方几人的状态都不如她,战斗中秦初一直护着她,她就是被一道剑气划破了手臂,没有什么太大的消耗,更被没有被崩灭的罡风大阵冲击到,所以她的状态是饱满的。

    进入银星戒内,秦初吃了疗伤药、帝境气血丹、帝元丹、帝灵丹,开始了全面恢复。这一战他的消耗太大了,元气、灵魂之力、身躯能量几乎消耗殆尽,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,再战斗,那就只能是燃烧精血和道韵。

    裂风峡内,嘴角流血的妖卿挥手一剑将裂风峡内的山石斩得粉碎,就开始带着人追击!

    当君绾飞出了灵魂之力的探查范围,妖卿知道,这一次失败了,君绾是无损状态,他们就没得追。

    功亏于溃,必杀之局竟然被秦初跑掉了,这让妖卿很生气,她生气自己关键的时候退了;她如果不退,会被秦初的真武碑震伤,但秦初绝对跑不掉,她看出了秦初的状态不行了,刚才那最后一击,也消耗掉了秦初的大部分元气。

    全力飞行了一个时辰,感觉消耗有些大了,君绾才停下身子,然后震动了一下银星戒。

    感受到银星戒的震动,秦初灵魂之力一个拉扯,就将君绾拉进了银星戒,秦初知道安全了,还是全力恢复着自身。

    看着浑身血迹的秦初,君绾想说什么,确说不出口,她知道,秦初这一次是被她坑了,也是因为她才受这么严重的伤。

    呼出了一口气,君绾也打坐恢复了,她手臂上的伤就是外伤,刚才全速飞行了一个时辰,消耗有点大。

    秦初是一边恢复,一边疗伤,他身上比较严重的伤,是左胸口靠近肩膀区域的一道伤口,那是被妖卿的长剑贯穿的,妖卿留下的能量还想破坏秦初的身躯,不过被秦初控制住了,秦初现在是全面恢复,就没有针对着一个伤口进行处理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过去,君绾完全恢复了,看着秦初,她的眼神有些飘。

    秦初也站起身来,他的消耗是完全恢复了,剩下的伤势,可以慢慢来。

    “泡一壶茶,我先去洗一下!”秦初消失了君绾眼前,他衣袍破烂,且满是血迹,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,现在必须去处理一下。

    在银星戒的水源区域,秦初洗了一下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袍,这才回到了君绾的休息处,君绾也将一壶茶泡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怎么样了?”君绾看向了秦初。

    看着君绾,秦初挪开了眼神,“我看人家的总是不太好,你还是戴上面纱吧!”

    “戴个屁,不是已经被你看了?”君绾瞪了秦初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就当没看见,不过真好看。”秦初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吧!你还是受伤不重,这种玩笑话,你都能说得出来!”君绾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拿着茶壶,秦初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“流云宗很强,他们也是真想杀死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想杀死你,我只是顺带的,很抱歉,我给你提供了不实的信息,差一点害死你,你真没事吧?”君绾打量着秦初,她清楚的记得,秦初为她抵挡了多少次攻击,因为阻拦对方的攻击,秦初每一次为她抵挡攻击,都是用身躯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严重的就一处,被那个妖卿弄了一下,晚一点我再去解决。”秦初看了看自己的左胸口上方,那里有一团作乱的能量,已经被他用不灭剑体的能量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严重就好!那你为什么把我关起来?看着你一个人战斗,我就好过么?”君绾上前对着秦初就是拳打脚踢。